暢達學術論文網歡迎您光臨!
學術論文發表
《法制與社會》雜志論文

外層空間環境侵權問題研究

2019-5-10 11:25:44 | 瀏覽2216次 | 《法制與社會》論文 | 全部雜志

  摘 要 本文首先對外層空間的界定以及研究外層空間環境侵權的必要性進行了闡述,其次分析了外層空間環境侵權行為的管轄權規則,最后就外層空間環境侵權的法律適用問題做了探究。

  關鍵詞 外層空間 環境侵權 管轄權 法律適用

  作者簡介:李婕妤,湖北警官學院法律系副教授,研究方向:國際私法學與公安行政法學。

  中圖分類號:D99 文獻標識碼:A DOI:10.19387/j.cnki.1009-0592.2018.04.233

  一、外層空間環境侵權概述

  (一)外層空間的界定

  在空間學上,外層空間,亦稱外太空,簡稱外空或太空。空間在物理學的劃分基礎上,大致可分為空氣空間和外層空間兩大類。空氣空間就是指地球上空的這個大氣層,而外層空間就是大氣層以外的這一部分。雖然外層空間作為通用術語在空間科學和外層空間法中使用,但迄今為止,外層空間的法律定義依然沒有一個被世界公認的權威性說法。人類自從上個世紀中葉前蘇聯發射第一顆人造衛星以來,已經半個世紀過去了,但關于“外層空間”的定義至今還沒有一個被各國普遍認可的說法,盡管國際航空聯合會定義在100千米的高度為卡門線,為現行大氣層和太空的界限定義。自1959年起,“外層空間的定義界定問題”成為聯合國外層空間委員會的審議議題,并一直是歷屆外空法律委員會的固定議題,但由于其涉及復雜的政治,安全和技術因素,一直未能取得實質性的進展。而伴隨人類外層空間活動的增多,不同國家由于利益需求的不同,紛紛提出了各種不同的主張,從而使得外層空間的界定問題變得更加困難和復雜。

  (二)研究外層空間環境侵權問題的必要性

  1957年前蘇聯成功發射第一顆人造衛星,從此拉開了人類探索外層空間的帷幕,開始了人類航天時代。據不完全統計,至今各國已向外空發射了近6000顆人造天體。這些人造天體的發射在外層空間留下了300多噸太空垃圾,制造了數以萬計的太空碎片,嚴重威脅著航空器的安全,污染了外層空間環境。人類在對外層空間進行科學探索的同時,也開始了對外層空間的商業開發。2006年美國太空冒險公司推出太空旅游項目,聲稱每位游客只需要繳納3500美金便可以到太空瀟灑走一回。如今,報名參加該旅游項目的人已經排起了長隊。2005年,北京月球村航天科技有限公司(又名“月球大使館”)在中國境內向33名中國客戶銷售月球土地,頒發了月球土地所有權證書(后被取締)。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創始人伊隆·馬斯克的月球計劃以及將人類送上火星定居的長期計劃,正在成為坊間熱議話題。

  誠然,對外層空間的科學研究和商業開發并不必然引發環境侵權案件和環境污染,但未雨綢繆,對外層空間的科學研究和商業開發進行規制是有必要的。

  二、外層空間環境侵權行為的管轄權

  (一)外層空間環境侵權行為對傳統管轄權確定原則的挑戰

  1.外層空間的全球性和開放性

  傳統的管轄權原則主要為屬地管轄,而外層空間的無國界性與地理位置無一一對應的特性,從而給傳統的管轄權原則提出了挑戰。也即是說,既存的管轄權理論是以人、物、或者行為與特定的地域相聯系為基礎的一種理論。但是由于外層空間的全球性和開放性,這些因素與傳統意義上的地理空間之關聯性相對來說難以產生鏈接,也就是說無法在外層空間找到住所地和財產所在地等連結點,從而導致侵權行為地的確定變得難以操作。這一切表明外層空間依其性質是難以成為國家主權控制的對象的。例如空間碎片污染,因為大量的空間碎片是航空器碎裂后的殘片,脫離了航空器主體的碎片散到外層空間各處,限于外層空間的特殊性以及先進科學技術水平的限制,實現對這些碎片的追蹤非常困難,相應的,認定其歸屬也變得困難。

  2.外層空間環境侵權的責任主體

  外層空間環境侵權的責任主體必然是發射國,發射國對造成的損害負有直接賠償責任,而其他的直接或者間接促使發射空間的國家也對此事件負有賠償責任。但在環境侵權訴訟管轄問題上就會出現主體的模糊化,發射的空間物體可能具有雙重國籍甚至是多重國籍,雖然責任主體負有造成損害后的共同賠償責任,但管轄問題面臨復雜化。有學者認為,在發射階段,由提供發射服務的國家負責,在衛星和運載火箭分離之后的整個運行階段,由衛星所有人和經營人所屬的國家負責。因涉及到各方利益問題,就不可避免導致處理方法復雜化,傳統的管轄原則也不再適用。

  (二)外層空間環境侵權案件管轄權的確定

  1.不方便法院原則

  不方便法院原則是指在涉外民商事訴訟活動中,某國法院本來對該案具有管轄權,但考慮到當事人是否方便參加訴訟以及本國法院是否方便審理等因素,同時根據國際民事訴訟管轄規則,有另一國法院同時也具有對該案的管轄權,在這種情況下,某國法院放棄對該案管轄權的制度。不方便法院原則來源于英美國家,往往與“最低聯系原則”合并使用。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民訴法的司法解釋(2015年生效)第532條首次規定了不方便法院原則。某國法院根據最低聯系原則雖然原本對案件具有管轄權,但如果行使該管轄權審理此案將給當事人及司法帶來種種不方便,從而不能及時有效地解決相關糾紛和爭議,最終將會導致司法不公。此時,如果有同樣具有管轄權的另外一個法院,則原法院可以不方便法院為由,拒絕行使管轄權。

  2.國際公約協調原則

  按照國際私法處理涉外民商事糾紛和爭議的一般路徑,當一個外層空間環境侵權案件發生之后,首先需要確定的是管轄權。然而如前所述,在外層空間環境侵權案件中,由于責任主體多頭,導致非常出現管轄權的積極沖突,即所涉各國都非常愿意在該糾紛和爭議解決的過程中行使管轄權。而我們知道,不同國家關于管轄權的理論和立法千差萬別,同時不同國家通過克制來進行管轄權的抑制作用非常有限,于是,有關管轄權的國際公約的出現成為解決外層空間環境侵權行為管轄問題的重要舉措。由統一實體公約來規定管轄權規則有利于實現國際私法所追求的判決結果一致的目標,即不同的外層空間環境侵權和爭議,無論爭議本身如何復雜,但都可以按照相同規則來分配管轄權,從而有利于消除外層空間環境侵權案件的管轄權之積極沖突。事實上,目前國際上已經存在用來解決涉外民商事管轄權困境的系列國際公約,如1952年的《關于同意船舶碰撞國際民事管轄權若干規則的公約》、2005年的《選擇法院協議公約》,但遺憾的是,關于外層空間環境侵權管轄權的相關公約,至今并無出現。

  三、外層空間環境侵權行為的法律適用

  (一)一般侵權行為法律適用的傳統原則

  1.侵權行為地法

  這是目前各國用來解決一般侵權行為之債法律適用的主要做法。以“侵權行為地”這一客觀連結點援引的法律,無疑明確易行。不過,關于“侵權行為地”的含義,各國有不同理解。有的國家將“侵權行為地”理解成為“侵權行為實施地”,而有的國家習慣將“侵權行為地”理解成為“侵權損害結果發生地”,同時也有不少國家將“侵權行為地”作廣義解釋,認為“侵權行為地”的含義包括上述兩種理解。這種對侵權行為地理解上的不一致會帶來適用上的混亂。更何況如前所述,在外層空間環境侵權案件中,侵權行為地的確定本身難以實現。

  2.重疊適用侵權行為地法和法院地法

  法院地法是指受理案件國家的相關法律,其在涉外侵權行為領域內的運用,首先得益于德國薩維尼的提出。重疊適用侵權行為地法和法院地法來解決侵權行為之債的法律適用,在國際社會比較普遍。但在不同國家,側重點不太一樣,比如英國法院在實踐中以法院地法為主,只參考行為地法。而在外層空間環境侵權領域適用法院地法顯然有難度,因為如前所述,外層空間環境侵權案件的管轄權的確定依賴于責任主體的確定,而責任主體復雜正是這類案件不同于一般涉外侵權案件之所在。

  (二)外層空間環境侵權行為的法律適用

  綜上所述,傳統的法律選擇方法已經不能適應和完美解決外層空間環境侵權的法律適用問題。在傳統的法律適用原則基礎之上,研究新的法律適用原則,將傳統的法律適用原則和新的法律適用原則相結合,減少相關案件處理的盲目性,增加案件在實體上的公正,盡量選擇出最為合適的法律,無疑將會成為解決外層空間環境侵權法律適用的最好出路。

  首先,適用對受害人有利的法律。結合意思自治,采用對弱者更有利的法律,也叫“結果選擇方法”,由美國的凱弗斯在1933年發表于《哈佛法學評論》上的一篇名為《法律選擇過程批判》的文章中率先提出。他從追求結果公正這一目的出發尋求法律選擇的新方法,并最終創造性地提出了“結果選擇方法”,也稱“優先選擇原則”。在外層空間環境侵權案件中,加害方與受害方之間的經濟和科技地位相差甚遠,受害方獲取信息的渠道有限。為了保護受害人的利益,實現實質意義上的公平和正義,在法律適用方面適用對受害人有利的法律無疑是得力舉措。保護弱者利益原則,凱弗斯曾提出“法院不是在隨便選擇一個法律,而是在解決法律爭議”,意思是說選擇法律的標準是相沖突的法律的內容所體現的決策,案件的特殊性以及保障案件當事人雙方應得到的公平。采用對弱者有力的法律并不等于適用弱者的屬人法,屬地法,而是在法律適用中選擇對弱者更有利的法律,堅持的是結果定向的方法。

  其次,適用侵權行為自體法。侵權行為自體法的概念首先由英國的莫里斯于上世紀中葉提出,其本質就是最密切聯系原則。最密切聯系原則起源于上世紀中葉來自于美國法院的著名判例“貝科克訴杰克遜案”,一經問世,便因其極富彈性和靈活度而備受追捧。在外層空間環境侵權案件中,由最終具有管轄權的法院對案件涉及所有因素進行全面分析,對侵權行為地法、法院地法、當事人屬人法加以綜合考量,從而得出最靈活最富有彈性的法律適用原則。這種方法在一定程度上賦予了法官“選法”的自由裁量權,因此在運用這一原則解決外層空間環境侵權的法律適用問題時,勢必需要對法官的這一自由裁量權加以防范和限制。

  最后,國際條約優先適用原則。隨著國際經濟的飛速發展,外層空間環境侵權的形式也隨之不斷地發生變化,侵害現象及后果也日趨嚴重,對生態環境帶來了消極的影響。由于各國的有關環境侵權的立法有所不同,這無疑會對外層空間的保護帶來不利。所以,國際社會一直在積極努力的尋求法律的統一,致力于制定一些統一實體公約或統一沖突法公約,其中就有關于環境侵權的相關條約。比如1971年11月的《空間物體所造成損害的國際責任公約》(簡稱《責任公約》)對發射國發射到外層空間的物體在地面或飛行途中造成的實際損害以及對環境污染的賠償責任和賠償程序方面作了確定。相信這一趨勢會得到逐步的完善與發展,國際條約優先適用原則也必將會成為國際私法上特殊侵權行為法律適用的一大特色。

  參考文獻:

  [1]呂靜靜.論外層空間環境保護法律問題.北京:中國政法大學論文庫.2011.

  [2]李壽平、趙云.外層空間法專論.北京:光明日報出版社.2009.

  [3]韓德培.國際私法.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2014.

  [4]高靜冬.跨國公司環境侵權之國際私法問題研究.長春:吉林大學.2005(30).

    投稿咨詢 劉編輯 qq:1144672229 微信:gg1144672229

本文是《法制與社會》雜志正式刊出的論文,僅供個人學習參考,請勿轉載、抄襲或作其他用途!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