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達學術論文網歡迎您光臨!
學術論文發表
《化工管理》雜志論文

綠色發展的起源、概念和評價

2019-5-28 12:35:10 | 瀏覽1088次 | 《化工管理》論文 | 全部雜志

  摘要:工業革命以來,經濟高速發展也帶來了環境污染、資源枯竭等生態問題。隨著氣候變暖等全球性生態環境問題的產生,傳統經濟發展模式難以為繼,各國普遍開始以保護環境為目的的綠色經濟的探索,綠色發展模式應運而生。本文介紹了綠色發展的國內外起源、發展,介紹了國內外對綠色發展概念的理解,最后介紹了對綠色發展的評價。

  關鍵詞:綠色發展,起源,概念,評價

  1 綠色發展背景

  1.1 國際背景

  工業革命以來,傳統經濟發展模式引發的環境問題逐漸引起各國的關注。20世紀60年代卡遜《寂靜的春天》使得人們第一次意識到環境問題的嚴重性,各國政府開始將環境保護問題納入到經濟發展中來考慮,各環保組織紛紛成立。1966年美國人鮑爾丁提出了著名的“宇宙飛船經濟理論”,強調地球和飛船一樣,擁有的資源有限,人類經濟靠消耗資源運轉最終會走向毀滅。為了實現永續發展,要實現資源循環利用,減少廢棄物排放。在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人們對環境問題的關注主要集中在治理上。

  20世紀80年代,可持續發展概念被提出。世界環境與發展委員會發表了《我們共同的未來》一書,提出了可持續發展的定義:“既滿足當代人的需求,又不對后代人滿足其需要的能力構成危害的發展。”可持續發展概念的提出,使人類的的發展理念實現了從傳統發展向可持續發展的轉變,從單純的環境保護理念向工業發展方式的反思。

  20世紀末21世紀初,工業革命以來長期的石化能源的使用,導致全球氣候變暖問題,受生態問題、環境污染等危機的影響,綠色經濟、綠色發展、綠色新政等概念相繼提出,并受到世界各國的廣泛關注。20世紀90年代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大會通過的《里約熱內盧宣言》明確了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在處理全球環境問題方面“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1997年又頒布了《京都議定書》。在此背景下,產生了“低碳經濟”的概念。2008年底,聯合國環境規劃署提出了詣在應對全球金融危機和氣候變化的“綠色經濟”和“綠色新政”的倡議。

  1.2 國內背景

  對于中國而言,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的高速發展引發了一系列的環境問題。20世紀80年代是我國綠色化進程的起步階段。在這一時期,環境保護被確立為我國的一項基本國策。同時,國家相繼出臺了一系列有關環保的法律和政策法規。

  20世紀90年代,受國際可持續發展思想的影響,我國進入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階段。1994年,中國頒布了《中國21世紀議程》,正式提出了可持續發展思想。1996年在“九五”計劃中我國首次明確指出,可持續發展戰略是我國的一項基本發展戰略,將其定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個指導方針。在可持續發展戰略的指導下,我國經濟開始實現從粗放型向集約型方式轉變。

  21世紀以來,我國進入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的階段。2003年,我國提出科學發展觀,強調以人為本,追求全面協調的可持續發展。2004年,提出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2012年,“十八大”報告中將生態文明建設提升到國家戰略高度,將其正式納入“五位一體”總布局。在2017年召開的“十九大”中,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建設“美麗中國”的概念。在具體行動上,我國政府相繼提出了循環經濟、節能減排、低碳經濟、綠色經濟等經濟發展方式。2011年我國提出了綠色發展思想,并將其確立為“十二五”規劃中的主題發展思想。

  2 綠色發展內涵

  2.1 綠色經濟

  綠色經濟是綠色發展最早的說法,最早是由經濟學家大衛皮爾斯在《綠色經濟藍圖》一書中提出的,他認為經濟發展必須是自然環境和人類自身能夠承受的,不會因盲目追求生產增長而造成社會分裂。聯合國環境署(UNEP)對綠色經濟定義為一種促成提高人類福祉和社會公平,同時顯著降低環境風險,降低生態稀缺性的環境經濟。

  綠色經濟的本質是一種新的經濟發展模式,是以經濟、社會、環境的協調發展為目標,力求實現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相統一,實現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經濟發展模式。其中,循環經濟和低碳經濟是綠色經濟的主要內容和發展方式,是實現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的重要手段。

  綠色經濟以環境保護為出發點,即在經濟發展過程中,不能損害生態環境和人體健康。綠色經濟的實現離不開科技創新的輔助,經濟發展過程中要充分利用現代科學技術,開發綠色能源和再生資源,統籌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實現人與自然協調發展。

  2.2 綠色發展

  綠色發展是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在 2002 年提出的。其本質就是強調經濟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的統一,是一種可持續的發展模式。在《2010中國科學發展報告》中將綠色發展定義為“生態健康、經濟綠化、社會公平、人民幸福”四者的有機統一。

  被稱為國內研究綠色發展第一人的胡鞍鋼在《中國創新綠色發展》一書中認為綠色發展是經濟、社會、生態三位一體的新型發展道路,以合理消費、低消耗、低排放、生態資本不斷增加為主要特征,以綠色創新為基本途徑,以積累綠色財富和增加人類綠色福利為根本目標,以實現人與人之間和諧、人與自然之間和諧為根本宗旨的發展觀[1]。

  綠色發展是區別于傳統發展的、在考慮資源環境約束下的以可持續發展為目標的新的發展模式。綠色發展主要考慮以下兩個要點:一是以經濟和環境的統籌發展、可持續發展為目標;二是將環境因素納入經濟社會發展系統中來考慮。

  3 綠色發展評價

  3.1 綠色發展評價方法

  隨著綠色經濟的發展,綠色指標也成為研究熱點,各國及相關國際機構紛紛嘗試構建綠色發展評價框架。綜合來看,綠色發展評價體系主要從兩個角度進行構建。一方面,主要從投入、生產和消費整個經濟生命周期入手提高經濟系統綠色發展。另一方面,主要以經濟、社會、生態環境三個子系統構建綠色發展評價系統,更為全面。

  從評價角度來看,主要圍繞三個方面進行。一方面是綠色GDP核算,世界銀行組織是最早提出綠色GDP核算體系的,以此來重新界定國民財富。在綠色GDP核算體系中,比較困難和充滿爭議的就是對污染損失和資源耗竭損失的估計和核算。而最早是在20世紀90年代初開始有學者對我國環境經濟損失進行研究計算的,雖然方法和計算結果差異性較大,但是比較具備參考價值。另一方面是構建綠色發展綜合指數,以綜合評價區域綠色發展水平的高低。我國比較具有代表性的就是中國綠色發展指數。中國綠色發展指數以經濟增長綠化度、資源環境承載潛力和政府政策支持度三個指標作為一級指標,包含了9個二級指標和55個三級指標,對其賦予相應的權重,計算出綜合指數。第三個角度是構建多指標測度體系。與綜合指數不同,這類體系不需要賦予各指標權重,因此也無法從整體上綜合反映綠發展的水平。其目的是根據各指標反映綠色發展的制約和促進因素,以從政策等方面進行改進。

  對于綠色發展水平的評價,大多是通過構建指標體系進行分析的,并運用各種數理模型計算出綠色發展水平指數,根據指數來判斷綠色發展水平的高低。關于綠色發展水平的計算方法,比較常用的有綜合指數法、熵權TOPSIS法、層次分析法、函數模型法、聚類分析法等。而對于經濟的動態發展水平測度,比較常用的方法為系統動力學仿真建模法。

  3.2 綠色發展評價指標體系應用

  近年來,對于綠色發展評價指標體系的應用越來越廣泛,主要分為宏觀的國民經濟核算層面、區域和城市發展層面以及各行業層面。

  3.2.1 宏觀層面

  從宏觀層面上來看,綠色發展評價指標體系主要用于對國家綠色發展進程進行評估。聯合國、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最早為綠色GDP核算提供框架體系。早在1993年,聯合國統計局就提出了環境經濟賬戶(SEEA),將資源環境納入國民經濟核算體系,為各國綠色GDP核算提供了理論框架。從宏觀角度上,綠色發展評價指標體系多是從經濟、環境、社會、政策等層面為子系統進行構建,以分析中國綠色發展的時序變化及空間差異等特征。在分析動態變化上,有學者采用系統動力學模型對中國綠色發展機理進行研究和探討,例如郝芳(2017)等[2]。

  3.2.2 區域和城市層面

  對于綠色發展評價指標體系來說,城市層面的應用較為廣泛,指標計算方法應用較多的是熵權TOPSIS法等。歐陽志云等以環境治理投資、廢棄物綜合利用、城市綠化等7個方面的具體指標構建城市綠色發展評價指標體系,對我國286個地市級城市綠色發展水平進行了評估,并對各指標綠色發展水平達標情況進行了分析[3]。另外,隨著工業化的深入開展,我國從東部率先發展向區域協調發展轉變,統籌發展、科學發展作為國家發展戰略被提出,因此資源型城市轉型以謀求綠色發展也成為中國城市綠色發展的重點和難點。除此之外,近年來我國城市經濟區域化發展明顯,如珠三角、長江經濟帶、京津冀以及我國“一帶一路”沿線區域等。區域的協同發展以及綠色水平的提高對我國綠色發展起著至關重要的促進作用。李華旭等以中國綠色發展指數中的三個一級指標構建了長江經濟帶沿江地區的綠色發展評價指標體系,對各指數進行評價和排序,篩選出了關鍵影響因素,其中,技術創新能力是影響綠色發展水平的顯著正向因素[4]。郭兆暉等以低碳競爭力對“一帶一路”沿線區域的綠色發展水平進行了評價,結果顯示與沿線其他國家相比,我國綠色發展水平較低,且區域差異較大[5]。

  3.2.3 行業層面

  綠色發展評價指標體系在行業層面的應用集中在制造業、交通運輸業等各行業中,計算方法大都也采用層次分析法、熵權TOPSIS法等常規方法。由于行業的差異性特征,各行業在評價指標體系中選擇的指標差別較大,行業特征明顯,例如制造業從經營管理、產品技術和節能環保等角度構建指標體系,而交通運輸業則從設計、規劃、施工、運營等角度選擇指標。另外,近年來我國產業園區建設發展迅速,園區綠色發展受到關注。李向東等以江蘇省國家級創新園區為研究對象,構建了江蘇創新型園區綠色發展評價的四級指標體系,結果顯示,綠色生產、創新投入和創新主體是江蘇創新型園區綠色發展的關鍵要素[6]。

  4 結論

  隨著人類環境問題的日漸突出,傳統發展模式難以為繼,發展綠色經濟、謀求綠色發展是各國的大勢所趨。目前國內外對于綠色發展評價的研究已經有相對完善的評價體系,對于評價指數的計算也有比較成熟和多樣的方法。應用綠色發展評價體系對經濟社會發展現狀進行評價分析,一方面能夠進行綠色發展水平的定位及未來預測,另一方面能夠幫助我們找到制約和促進的關鍵指標和影響因素,從而指導政策、經濟的調整。

  在我國倡導建設美麗中國、環保力度加大的大背景下,如何將綠色發展評價指標體系應用到更為廣泛的行業尤其是石油化工等重污染行業中是未來我們要考慮的問題。另外,如何科學準確運用綠色發展評價的結果幫助我們進行政策及產業調整還需進一步探索研究。

  參考文獻:

  [1]胡鞍鋼.中國創新綠色發展[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2.

  [2]郝芳,王雪華,孔丘逸.基于系統動力學的中國綠色增長評價模型研究[J].大連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7,(3):39-45.

  [3]歐陽志云,趙娟娟,桂振華,等.中國城市的綠色發展評價[J].中國人口資源與環境,2009,19(5):11-15.

  [4]李華旭,孔凡斌,陳勝東.長江經濟帶沿江地區綠色發展水平評價及其影響因素分析— —基于沿江 11 省(市)2010-2014 年的相關統計數據[J].湖北社會科學,2017,(8):68-76.

  [5]郭兆暉,馬玉琪,范超.“一帶一路” 沿線區域綠色發展水平評價[J].福建論壇:人文社會科學版,2017,(9):25-31.

  [6]李向東,李夏玲.綠色發展視角下江蘇創新型園區評價指標體系的構建[J].江蘇理工學院學報,2016,(5):32-37.

  (北京化工大學經濟管理學院, 北京 100029)

    投稿咨詢 劉編輯 qq:1144672229 微信:gg1144672229
本文是《化工管理》雜志正式刊出的論文,僅供個人學習參考,請勿轉載、抄襲或作其他用途!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