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達學術論文網歡迎您光臨!
學術論文發表
《中國文藝家》雜志論文

淺析中國圖像在17.18世紀 歐洲“中國風”瓷器中的運用

2019-6-14 13:36:47 | 瀏覽132次 | 《中國文藝家》論文 | 全部雜志
  17、18世紀是歐洲中國風設計最為風靡的時期,中國風(法語: Chinoiserie),是指17、18世紀流行于陶瓷、家具、室內、紡織品和園林設計領域的一種西方風格,是歐洲對中國風格的現象性詮釋。在歐洲大陸癡迷于中國風格的時候,中國圖像成為他們眼中象征中國的典型。
  明朝制陶業在圖像學上非常注重敘事性,題材更貼近民眾。道教、儒學和佛學的象征符號與主題擔起了明朝瓷器裝飾的主角。類似“百子圖”這樣的主題早在 15 世紀就已經出現在瓷器上,到了明朝,寓意多子、幸福和富貴的百子圖更是成為國內貨物商品最為流行的題材。1522年產于景德鎮的缸形器皿,游戲中活潑的孩童是孔子儒家的門徒,這樣的情景代表井井有序的社會與無憂無慮的生活。
  這樣的圖像能夠輕易的與純粹裝飾性的象征圖像區分開,這樣的題材常常會出現在出口商品上,例如1560年景德鎮出口的水壺,1585-1586年間,又在倫敦加上鍍金的底座、壺嘴和壺蓋。歐洲的形式與相當粗糙的繪畫裝飾顯示了這個器皿肯定是專供歐洲市場的,這種市場上的中國風格器物比運往中國市場的要廉價很多。
  然而,嫁接在它身上的珍貴的金屬部分顯示它高尚的地位,暗示著即使是較為次品的中國瓷器在歐洲的收藏品中仍會顯得珍貴。當時,直到17世紀晚期,這樣的設計是很常見的而且證明了歐洲對于中國藝術日益增長的熱情,雖然技術上較之前更為精致完善,但是本質上還是顯得異想天開,圖像上也顯得不夠成熟。
  另有一典型案例為宋朝政治家司馬光砸缸的故事,這個故事在明朝的中國和日本廣為流傳,其圖案也被大量復制到外銷瓷器上。隨后這個圖案又被荷蘭工匠使用,之后于1730年和1750年分別被德國梅森瓷器廠和英國切爾西瓷器廠使用,且在歐洲非常受歡迎。然而這個關于被砸碎瓷器的自我參照的主題,繪制在一個易碎的當時沒有碎的瓷盤表面,當然是為了增加設計上的吸引力,將一個著名的中國形象設定為一個孩子,對于那些不熟悉這個故事的人,歐洲人眼中的中國文化顯得那樣的不成熟且難以理解。
  18 世紀末到 19 世紀,英國人對于中國的主流觀點開始出現日益增長的負面情緒,一些類似柳樹紋和中國紋樣以及描述中國人物的主題開始逐漸流行。英國人查爾斯·蘭博(Charles Lamb)曾在1823年寫道‘這些少量的、非法的、藍色釉色的怪異器物,被男人女人們關注,被散播,不受任何因素限制,在那個沒有透視的世界中唯一一只中國茶壺。
  在當時,中國圖像大部分是通過瓷器上的繪畫出口到西方并被西方所看見的。在不成熟和多視角空間特征之間的修辭,同樣成為歐洲對中國繪畫的
  一個重要主題。詹姆士·萬豪(James Marriot)在 1755 年寫道,可能特別是參考陶瓷裝飾,中國繪畫“不斷的反抗事物的真相,一點都不配以優雅命名。
  假的光線、假的投影、錯誤的透視和比例關系,灰色調的顏色……總而言之,每個自然形式的不相干組合,沒有任何表達也沒有任何意義,是中國繪畫的精髓。”但是,對于歐洲的觀者來說,這個評價對于作為真實的“中國”物件地位的空間描述是很虛假的。多視角技術利用瓷器表面本身的白色為底作為圖畫設備,從而統一材料與裝飾,更進一步強調這個物件的“中國”特征。因此,圖像和空間表示是一種跨文化的商品化風格的過程。特定的圖案和圖形化策略來表示識別和真實性的商業價值。
  這種對空間的描述性方法贊賞了從 1620 年代起對陶瓷敘事主題的關注。反映了在中國廣泛流行的浪漫歷史故事,神話和傳說。正如道恩·奧德爾(Dawn Odell)曾經的辯論,瓷器裝飾提供了一個例子,其中看似相反的描述和敘述的視覺戰略實則“加強而不是破壞對方的意義”。 在以木刻版印刷的圖像中傳播的故事吸引了不同文化水平的受眾。盡管他們受到文人和商人階級的支持,這些物品傾向于滿足他們的社會和政治品味。木刻圖像被用來作為瓷器設計靈感來源,而且有時被專門用來當作瓷器裝飾的模版樣本,在景德鎮這種現象最常見。
  17世紀,瓷器上的文字和圖像已經可以做到非常清晰,在瓷器上用文字做裝飾是當時歐洲市場很流行的題材。一個例子是關于景德鎮畫的一幅側面繪制了一個宋朝詩文的碗,畫面描繪了文人們一邊飲茶一邊聊天,沿著洋溪河航行。圖像和文字復制于這首詩的當代木版畫印刷版。這首詩具有明確的政治意義,講述了南北之間的著名戰爭,這在明末時期產生共鳴,當時的人們廣泛的了解到滿足從北方的入侵即將來臨。但是,對于這樣敘事性裝飾的審美欣賞來說,對中國文字的理解和對故事的熟悉并不是必要的, 而且來自古典的或者當下流行的中國故事的陶瓷插圖段落也是出口商品的主題。類似的瓷器在巴黎靜物畫家雅克·利納爾(Jacques Linard)的油畫“五 感與四個元素”(The five senses and the fourelements)中出現。
  利納爾在他的Le Cinq Sens的兩個版本中繪制了一個幾乎相同的碗,表明這樣的碗已經成為歐洲視覺材料文化中的商品,以及容易識別的時尚和商業價值的象征的新奇和異國情調。 最常見的外銷品,是用簡單明了的意象清楚的表明其中國的來源。與學生和仆人、劃船、游玩的人、浪漫的長袍(代表歐洲的中國風格),以及塔,橋,以及飛鳥的景象為主導的,與中國文化相關的可識別的圖像,歐洲商人和他們客戶喜歡的圖像。這些流行的圖像是在歐洲內部中國消費主義背景下發展的,并且在明代晚期和之后通過全球貿易網分發。16 世紀后期荷蘭獨立于西班牙之后,迅速取代葡萄牙作為與中國的主要歐洲貿易商。17世紀上半葉,聯合東 印 度 公 司(the vereenigde oost- in⁃ dische compagnie)(VOC),或者稱為荷蘭東印度公司,進口了超過三百萬件瓷器到荷蘭。這其中大部分都是克拉克(kraak)瓷器。多個畫面包括密集的鳥、 花和河流場景組成,通常被裝飾性的帶狀線條劃分區域再填充表面裝飾。
  這個裝飾設計風格取代當時歐洲巴洛克風格。而華麗的克拉克裝飾對他們的荷蘭消費者沒有什么圖像的意義。他們是從標準的明代圖像,將作為象征性的象征,如牡丹和鳥,表明良好的祝福春天,和靈芝象征著長生與不朽的祝福。一些考古證據證明,克拉克瓷器也呼吁消費者,有趣的是它的“異國” (非中國)風格。起源于中國宗教,歷史和浪漫主題的圖像符合日益增長的商業需求。在18世紀的歐洲消費者日益增長的商業需求中,貫穿整個中國裝飾風格相同的圖像 - 兒童在游戲,文人在 景觀,劃船聚會,鳥和花卉圖案。
  隨著 17、18 世紀的貿易發展,歐洲人對于他們想要的形式和裝飾方式提出越來越具體的要求,商人和制造商也經常將這些要求修改添加到他們的商品中,從而使這些商品具有異國吸引力。因此,中國圖像在瓷器上的運用是從中國到歐洲的話語交換的主要媒介。
  作者:蔣茜
  單位:南京藝術學院
  投稿咨詢:吳編輯 QQ843337345 微信:13504932509
本文是《中國文藝家》雜志正式刊出的論文,僅供個人學習參考,請勿轉載、抄襲或作其他用途!
下一篇:沒有了